05版
08版
06-07版

“危”中寻“机” 光伏行业平稳应对“关键之年”

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光伏产业规模持续增长。其中,多晶硅产量达到20.5万吨,同比增长32.2%;硅片产量75GW,同比增长19.0%;电池片产量59GW,同比增长15.7%;组件产量53.3GW,同比增长13.4%。尽管今年年初国内光伏建设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但对于今年全年的发展,业内普遍表示乐观。

 

□ 吴 昊

 

今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正处于“平价关键期”的光伏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国内、国际市场相继遭遇冲击,多家国际分析机构纷纷下调对2020年全球新增光伏装机的市场预期。

“2020年是光伏行业走向平价阶段的最为关键的一年,同时也必将是技术创新异常活跃、产业链各环节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的一年。”近日,由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2020年光伏产业链供应论坛”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如是说。

迎难而上

国内发展态势稳定

“近年来,中国光伏产业充分利用自身的技术基础和产业配套优势快速发展,逐步取得了国际竞争优势并不断巩固。”王勃华表示,面对今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以及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中国光伏企业凭借着坚强的韧性,仍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发展态势。

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光伏产业规模持续增长。其中,多晶硅产量达到20.5万吨,同比增长32.2%;硅片产量75GW,同比增长19.0%;电池片产量59GW,同比增长15.7%;组件产量53.3GW,同比增长13.4%。尽管今年年初国内光伏建设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但对于今年全年的发展,业内普遍表示乐观。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指出,上半年,新增光伏装机11.5GW,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2.158亿千瓦。鉴于目前的政策及行业发展现状,他预计,在补贴竞价结果和全年光伏新增消纳能力的双重助推下,下半年将新增近30GW,全年新增光伏装机将达到40GW~43GW。

在王勃华看来,完善的光伏全产业链配套基础,是中国光伏产业独有的竞争优势,是中国光伏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制造成本不断下降的重要保障。他表示:“正是中国光伏全产业链的全面技术进步,造就了中国光伏产业迄今所取得的辉煌业绩。”

2020年,我国光伏企业继续加大研发和技改投入,技术创新步伐明显加速。根据光伏行业协会报告,当前,PERC+SE+9BB已成为头部企业的产品主流,最高量产转换效率接近23.0%;N型HJT电池吸引众多企业目光,仅上半年就有6家企业宣布计划投建超过10GW的HJT电池项目。此外,高功率组件在降低LCOE和降低土地成本等方面将做出巨大贡献,再配合跟踪支架、智慧运维等系统服务,将更好地迎接平价时代的到来。

“光伏发电正迈向全面平价,2020年是关键和重要的趋向市场化阶段。”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表示,2019年以来,政策密集调整、创新并实施,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资金管理政策、2020年光伏发电电价和项目建设管理、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光伏发电市场环境监测平价、风光新增消纳能力等政策纷纷落地,正在推动光伏加速进入后补贴时代。

喜忧参半

全球市场危机并存

进入第二季度,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但新冠病毒在海外的蔓延给光伏国际市场造成了较大的冲击。鉴于全球光伏市场需求减弱的预期,WoodMackenzie将2020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容量预测下调了18%至108.5GW,但供应量持续增长,是需求量的两倍,在3月中旬至6月底需求侧中断的影响下,组件价格开始持续下跌。

中国机电商品进出口商会光伏分会秘书长张森指出,行业普遍将2020年全球光伏装机量预期下调10%~20%,与2019年基本持平,考虑到价格下跌因素,出口额很可能同比下降15%。他预计,鉴于行业降本增效的压力,以及国内主要生产企业的加速扩产,全球光伏产品价格可能会进一步下滑。

在张森看来,由于多个国家光伏项目招标延迟,新订单签订放缓,项目开建时间存疑;各国对人流和物流的限制增加,电站建设进度受阻,并网考核节点推后;疫情暴发,电力需求开始萎缩,现货电价下降,导致光伏项目需求减弱,这些因素都遏制了光伏新增装机需求。

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1月~5月,光伏产品出口额约78.7亿美元,同比下降10.1%。据王勃华介绍,上半年海外疫情的暴发对欧、美、日、澳等市场的影响甚微,对欧洲的组件出口进一步增长,出口额为26.6亿美元,同比增长12.3%,其占比达到40%,成为最大的出口区域。

对于光伏外贸的长期形势,张森表示,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亚洲、欧洲、美洲等多个海外光伏市场纷纷把发展光伏作为应对疫情后的经济增长新手段,所以,疫情之后光伏产品出口或将出现报复性反弹。他同时强调、“历史上每一次光伏产品价格下跌,都会带来新一轮的装机热潮。”

不过,当前各国控制疫情的成效仍不明朗,海外市场仍然存在多重风险,光伏出口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张森指出,目前,美国、欧洲、印度等国外光伏企业正在积极扩大产能,贸易摩擦有可能进一步增加;此外,全球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逆全球化”在很多国家日渐抬头,这些因素都会对光伏海外市场造成影响。

前景可期

长期向好趋势不变

在业内看来,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或将出现40年来首次年度全球光伏新增装机下降,但在能源革命的大背景下,光伏行业长期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光伏发电成本进一步下降,将继续保持成本优势。”王勃华表示,在拥有全球2/3人口、GDP总量72%、用电需求85%的国家,新建光伏电站或陆上风电场已是成本最低的电源。

今年以来,全球光伏最低发电成本纪录继续突破,出现1.35美分/千瓦时的历史性报价,低于0.1元/千瓦时。在全世界诸多地区,由于受“非技术成本”制约较小,光伏发电“1毛钱一度电”已成为现实。“从长期来看,产业链上各环节成本的下降叠加组件效率的不断提升,光伏的发电成本仍将呈现逐年下降趋势。”王勃华预计,到2030年光伏的全球加权平均LCOE将降至0.040美元/千瓦时,与2018年相比降幅达58%。

同时,随着今年以来“新基建”的加速推进,光伏与多种业态结合的模式创新将加速涌现。王勃华表示,“新基建”将带给光伏更多的应用空间,如5G、充电桩、特高压、大数据中心等。他进一步介绍,在“5G+光伏”方面,5G基站的用电需求可以通过光伏满足,而光伏电站日常运维也可通过5G高效实现;“充电桩+光伏”方面,新能源汽车的广阔蓝海将使“光储充一体化”的结合迸发出巨大的潜力,既实现了削峰填谷,又增加了新能源消纳;特高压线路的建成,可将弃光区域的光伏发电输送到东部地区,促进新能源发电消纳;而大数据中心与光伏的结合,则可实现数据中心行业用能的清洁低碳化。

陶冶表示,随着技术进步、商业模式、政策环境、市场机制等综合因素的不断协同发展,“十四五”时期,光伏产业将持续平稳有序发展,达到累计装机500GW~530GW的目标;进入“十五五”期间,光伏将成为能源电力转型的支柱型技术,支撑转型目标的实现。

对于未来长期趋势,陶冶认为,2025年后,光伏将成为度电成本最低的新增发电技术;2025年左右,与储能等先进技术融合发展,将实现电力质量与传统电力基本相当;2025年~2030年,光伏将对传统火电进入存量替代阶段。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技术创新能力将取得重大进展,基本建立适应可再生能源多元化、市场化发展的政策和市场体系。

“‘十四五’期间能源转型的步伐应该加快,需重点关注能源消费总量的控制目标和非化石能源目标。”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指出,“十四五”期间,非化石能源占比要不断提高,而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要担当主力,其中,光伏发电平均每年新增要达到5000万千瓦~6000万千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